<big id="z3nfr"></big>
    <noframes id="z3nfr"><meter id="z3nfr"></meter>

      <thead id="z3nfr"></thead>

      <noframes id="z3nfr">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txt下载 | 错误举报

        空篮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花界秘录

        正文 第四十一章 为妻求医的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今日是三天义诊的最后一日。

            木紫颜和邵雪安早早就坐在桌前等候来看病的村民。

            那些知道木紫颜他们住在哪里的热心村民一大早就送来了吃的。

            虽然是简单的食物,但让木紫颜他们觉得心里暖暖的。

            “当大夫真好啊!”

            菊降霜显然是感受到了村民们对他们的感谢之情,不由得发出了感叹。

            看到菊降霜是个不折不扣的医痴,木紫颜不禁想到了天地之间医术第一人-----天宫的药神。

            “降霜妹妹,天宫的药神掌管天地之间的草药,什么疑难病症都难不倒他,有机会你可向药神讨教一二。”

            木紫颜对菊降霜说道。

            “那我一定要请教药神,有什么草药能使我师父的白发变成黑色。”

            像是怕被邵雪安听到似的,菊降霜故意压低了声音。

            这个菊降霜一定是怕邵雪安忌讳别人谈论她的一头白发。

            雪安妹妹收了这么一个关心自己的徒弟,木紫颜真为她感到高兴。

            其实,菊降霜不知道她的师父对自己的一头白发毫不忌讳。

            女孩子或多或少都会在意自己的容貌,邵雪安当然也不例外。

            那时候的邵雪安和沈松龄相爱,女为悦己者容,就像现在的桂枝枝一样把自己打扮得像个仙女似的。

            但自从沈松龄忘记了她,娶了顾雪如,邵雪安还打扮给谁看呢?

            所以,不管是白发还是黑发,邵雪安都不放在心上了。

            木紫颜不忍心告诉菊降霜,她师父邵雪安的白发,即使是天宫的药神也无能为力。

            在离开沈家镇前,木紫颜特意问过土地神福少,邵雪安的白发如何才能变回黑色。

            木紫颜至今记得土地神福少说的每一个字。

            “哪天她能彻底放下沈松龄,她的白发自然就变回黑色了。”

            所以,邵雪安的白发要变回黑色只能靠她自己,别人是帮不了的。

            木紫颜心想,还是让不知情的菊降霜保留这份希望吧。

            毕竟有希望总比没有希望好吧。

            看病的村民陆陆续续到来。

            大家像前两天一样,有序地排着队伍。

            木紫颜和邵雪安、菊降霜紧张地忙碌着。

            木紫颜突然发现从昨天开始就没怎么看见花上俊的影子,就连何碧波和桂枝枝也不见了踪影。

            “雪安妹妹,怎么没见花上俊和碧波姐姐、枝枝妹妹啊?”

            “我听降霜说他们三人去南山上采草药去了。”

            菊降霜听到木紫颜问花上俊、何碧波和桂枝枝的去向,忙说道:

            “紫颜姐姐,花大哥看你和师父开的方子上有些草药南山上就有,但都长在南山山巅,甚是险峻,这些村民怕是爬不上去。花大哥就带着碧波姐姐和枝枝姐姐去南山采药了。”

            “这个花上俊总算干了件正经事!”

            邵雪安是知道木紫颜一向是特别喜欢调侃花上俊的,并不把这句话放在心上。

            木紫颜刚好看到邵雪安偷偷笑了笑。刚想问邵雪安在笑什么,没想到被菊降霜打断了。

            “花大哥老干不正经的事吗?”

            菊降霜和木紫颜相处才短短几天,没那么了解木紫颜。

            木紫颜没想到菊降霜对刚刚那句话认真了,一时不知怎么回答。

            “降霜,你去把我的医书拿来,我要查阅一下,看看这位病人的病症是不是和医书上一样。”

            “是,师父。”

            菊降霜转身走开了。

            “谢谢雪安妹妹。不然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

            木紫颜知道邵雪安让菊降霜拿医书是假,替自己挡一挡才是真。

            “这个徒弟就是太认真。但在医术上不就是要认真吗?来不得半点马虎。”

            听邵雪安这话,不知道是在责备菊降霜还是在夸菊降霜。

            “她合格了是吗?”

            邵雪安悄悄问木紫颜。

            “你怎么知道的?”

            “姐姐不是让她向天宫的药神讨教吗?”

            “什么都瞒不过你。”

            木紫颜笑道。

            花上俊和何碧波、桂枝枝已经从南山回来了。他们在热心村民的带领下将采到的草药送到了有需要的病人家里。

            村民对他们的感激自不必说。

            何碧波和桂枝枝说她们在一日之内听到的感谢声比她们这几百多年里听到的还要多得多。

            不知不觉,太阳已西斜,忙碌的一天又将过去了。

            病人就剩下最后一位了。

            木紫颜和邵雪安如释重负。

            这些身有伤病的村民终于不用再受伤病之苦了,木紫颜他们也能安心离开了。

            “请问,你哪里不舒服?”

            木紫颜问最后一位病人。

            “不是我,是我妻子病了。大夫能否到我家中给我妻子看病?”

            只见来人从怀里掏出一大锭银子放在桌上。

            这里的村民家境贫寒,哪能拿出这么大锭银子。

            木紫颜这才仔细地打量起眼前的这名男子。

            这名男子二十多岁的样子,衣着华丽,完全不同于这里村民的衣着打扮。

            邵雪安也注意到了这名男子,她猜这名男子可能是个商人吧。

            他年纪虽轻,但眼里却透着自信与精明。

            这种自信和精明邵雪安是印象深刻的。

            沈松龄的父亲沈老爷,他的眼睛就透着这种成功商人才有的自信与精明。

            即使此刻他看起来形容憔悴,也挡不住那股掌控大局的气势。

            “你把银子收起来吧,我们是义诊。”

            木紫颜不知此人身份来历,不敢轻易答应他的请求。

            上次王术的事给木紫颜敲了一次警钟。

            如果当初就能识破王术的阴谋,将他拒之门后,也许不会发生后面的事。

            不能让大家再次身陷险境,木紫颜觉得自己有责任有义务保护大家。

            “大夫,我妻子眼睛看不见,看遍名医都不见起色。近日听闻南山脚下来了位神医,能使失明者重见光明,特日夜兼程,不远千里而来,还望大夫能医治我妻子。”

            这名男子并没有拿回他的银子,而是自顾自地说起了他妻子的病情。

            原来,木紫颜治好失明者眼睛的消息早就从南山脚下传了出去,连这千里之外的商人也慕名而来了。

            先前木紫颜没有马上答应给他的妻子看病,主要是怕落入坏人的陷阱有危险,还有一层顾虑就是不知他的妻子患的是什么病,怕自己和邵雪安的医术无法治愈。

            如今知道他的妻子是眼睛看不见,木紫颜的那层顾虑也就消失了。

            木紫颜想,有菊降霜在,他妻子的眼睛是肯定能治好的。

            这样不管是对他妻子,还是对菊降霜都是好的。

            菊降霜用自己的花瓣多使一个失明者复明,就多做了一份功德,对菊降霜岂不是好事?

            “我的妻子从小眼睛就看不见,她想在有生之年看看我的样子,难道我身为人夫连这点要求都不能满足自己的妻子吗?”

            木紫颜看到眼前的男子强忍着泪水,心里也跟着难受起来。

            “我妻子的日子不多了,我四处寻医一刻不敢耽搁,就是怕来不及。”

            男子的泪水终究还是没能忍住。泪水随着“怕来不及”滚落下来。

            一个大男人,为了自己的妻子,竟在两个陌生的小丫头面前哭。

            邵雪安看着眼前的男子,又想起了沈松龄。

            如果是他的妻子生病了,想必他也会想眼前的男子这样吧。

            只是,沈松龄的妻子不是邵雪安。

            “姐姐,我们跟他走一趟吧。”

            邵雪安对木紫颜说道。

            “我们帮帮他吧。”

            桂枝枝和菊降霜在一旁看到这副情景也心软了。

            木紫颜看这名男子态度诚恳,说的不像是假话,况且有难不救不是木紫颜的风格。

            “好,那我们就去一趟吧。”

            那名男子见木紫颜答应去他家中给妻子治眼睛,马上拱手拜了拜:“在下毛大勇,多谢大夫!”

            “不用多礼。”

            木紫颜刚要介绍各位姐妹,却又被花上俊抢了先。

            “这位是木大夫,这位是邵大夫。这位是何姑娘、这位是桂姑娘、这位是菊姑娘。在下花上俊。”

            花上俊一口气把大家都介绍了一遍。

            木紫颜觉得很奇怪,花上俊怎么只介绍她们几个女孩子的姓,而不说出她们几个的名字呢?

            一时想不明白的木紫颜索性不去想了,她觉得当前最要紧的是随时保持警惕,小心行事。

            一行人跟着毛大勇离开了南山。

            木紫颜不明白花上俊的小心思。

            花上俊心里不喜欢木紫颜和别的的男子接触,就算是她的名字,他都不想让别的男子知道。

            所以,他只向毛大勇介绍他是木大夫。

            他又怕木紫颜对他的小心眼有所察觉,索性在介绍其他人的时候也只介绍了姓,故意不介绍她们的名字。

            花上俊也被自己的小心眼吓了一跳,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