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z3nfr"></big>
    <noframes id="z3nfr"><meter id="z3nfr"></meter>

      <thead id="z3nfr"></thead>

      <noframes id="z3nfr">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txt下载 | 错误举报

        空篮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贼行诸天

        第三百零一章 转世仙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山谷中很不起眼的边缘,一座破旧都有些漏风了的木屋内,脸色苍白憔悴、头发都略有一些花白了的女子虚弱无力的躺在床上。

            一旁穿着破旧兽皮衣的侍女,看着地上摔碎的碗以及洒了一地的药,傻了一般,随即反应过来,不禁有些绝望般嘶喊一声的猛然爆发般向着那打碎了她药碗的消瘦刻薄女子扑了过去。

            猝不及防下被推倒在地的消瘦刻薄女子,不由瞪眼长大了她那薄薄的双唇,尖声叫道:“反了天了,给我抓住她!打死这个贱人!”

            其话音刚落,跟着她来的几个侍女正要上前动手,柳夏身影一幻般出现在了床边,同时一股无形的灵魂波动如浪潮般席卷开来,就好似水浪扑灭蜡烛般,动作一僵的消瘦刻薄女子和那几个侍女身子软倒在地,已是尽皆魂飞魄散了。

            “小小公子?”一旁那侍女也是浑身一僵般缓缓转身看向柳夏,不敢确定又期待确定般开口道。

            “孩子,我的孩子!”虚弱无力躺在床上的女子,看到柳夏暗淡的双眸也是猛然一亮,整个人好似立刻有了无穷的力量般,从床上挣扎着欲要起身,身子刚挪到床边,却又有些无力的眼看着要摔倒在地。

            忙上前伸手扶住她的柳夏,只觉她略显冰凉的手颤抖般摸着自己的小脸,虽然不使用神识看不到她的样子,可柳夏却能清楚的感受到她此时心中激荡的情绪

            噗双手捧着柳夏的小脸,眼眸泛红模糊般看着柳夏的女子,激动之下,竟是浑身一颤的一口血吐出,整个人直接无力软靠在了柳夏小小的身子之上。

            “母亲!”面对这般变故,几乎本能般喊出了这无比陌生称呼的柳夏,感受着母亲快速虚弱的气息,不由小脸一变的忙小手抓住了母亲的肩头,感受着那皮包骨般硌手的肩头,心中又不禁一颤。

            毫不犹豫的,柳夏鼓动早就收入体内的炎水玉蕴含的生机之力,顺着小手和母亲的肩头涌入了母亲的体内,滋润着她虚弱的身体。不一会儿的功夫,柳夏母亲便是呼吸平稳的脸色好了些。可她却依旧昏迷着,柳夏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她的灵魂比较虚弱。

            “怎么会这样?伤神?损耗了灵魂本源吗?”感受着母亲灵魂状况的柳夏,不禁小眉头皱了起来。

            灵魂的损伤,是最麻烦的。哪怕炎水玉蕴含着无尽的生机之力,能治疗身体的任何损伤,却也只能略微滋养一下柳夏母亲虚弱的灵魂,一时间根本无法让其灵魂的损伤完全恢复。

            在侍女的帮助下,柳夏刚刚扶着母亲躺了下来,便是似有所觉的头转向了门外。

            呼伴随着轻微的风声,一身灰白长袍、花白头发看起来四五十岁的老者出现在了门外,径直走进来,目光灼灼般带着惊疑和激动之色的看向了柳夏:“是你?你竟然能够释放出神念来?你是转世仙人?而且觉醒了前世记忆是吗?”

            柳夏却好似没有听到他的话般,再次转过头去,面对着床上昏迷躺着的母亲,虽然他看不见。

            “太太上长老?”一旁柳夏母亲的侍女却是瞪眼不敢确定般的看着那花白头发老者。她也是数年前刚来这风连部落时,在一次祭祀上远远看到过老者一次,知道他是整个风连部落最强者,一位万象真人。

            反应过来的侍女,不由忙惶恐忐忑的跪在了地上,浑身发颤般颤声道:“太上长老恕罪,小公子他”

            “呵呵,无妨无妨!”老者连岩轻摆手一笑,目光灼灼的看着柳夏,好似看着一个稀世珍宝一般,随即道:“如果我没记错,他是风儿的孩子吧?叫什么啊?”

            “这”侍女犹豫着开口道:“太上长老,小公子小公子他还没有名字呢!”

            “嗯?什么?没名字?”连岩愣了下,旋即便是皱眉道:“风儿难不成从未过问过这个孩子?真是荒唐!他是怎么做父亲的?”

            其话音刚落,柳夏便是淡然开口道:“我有名字,我叫柳夏!”

            “柳夏?是你前世的名字吗?你竟然还记得前世的名字,看来是觉醒了不少记忆。年纪这么小,就觉醒了记忆,而且你都还未曾踏入先天呢!不可思议,真是不可思议啊!”连岩听了不禁又是目光闪亮的赞叹道。

            小半日后,连岩住处的城堡内大殿之中,一面白无须、看起来挺温和的白袍男子高坐主位,连岩这位风连部落的太上长老,堂堂万象真人竟然都是小心站在一旁,反倒是柳夏这个看起来不过三四岁的孩子,端坐在一侧实质的座椅之上,一双小腿悬空耷拉着怎么看都让人感觉有一些别扭。

            下方,则是跪着一对衣着华贵的男女。其中男子看起来三四十岁的样子,面容倒是颇为俊朗,只是脸色苍白,一幅酒色过度的样子,颤抖般跪在哪儿的样子,宛如一个小丑般。

            一旁的女子看起来比他还显年轻些,虽看似镇定得多,但脸色也是略显苍白,正是那位在柳夏一出生就让人将其抱走的所谓夫人。

            男子名叫东延风,也算是东延氏的子弟,但算不上什么嫡系,再加上天赋比较差,混得只能在这东延氏老巢东延山脉外围做一个小部落族长,不过聊以罢了。也正因此,东延风奉行及时行乐的原则,喜欢美色享受,柳夏的母亲就是他抢来的一个女子,玩腻了便扔在了一旁。至于柳夏这个儿子,他东延风儿女加在一块儿足有几十个,又岂会在乎一个瞎了眼的儿子呢?

            可东延风却做梦也没想到,这样一个他平时都懒得去看一眼的儿子,竟然会是转世仙人,还惊动了东延氏族内地位不低的一位元神道人亲自前来,欲要将其带去好生教导。

            不过,在离开之前,这位叫东延旭的元神道人,却是特意问了下柳夏眼睛的问题,并且亲自为柳夏查看了一下眼睛。这一看,堂堂元神道人,自是看出了一些问题。

            “东延风,你儿子的眼睛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想你们应该清楚的。老实交代,或可从轻发落,否则你们应该明白,你们在我面前说谎的后果,”看似和煦的东延旭,生气起来似乎也挺吓人的。不管怎么说,这可是一位元神道人,仅次于仙人的存在,在东延氏克也算是颇有身份地位的。

            东延风和他夫人,不过区区先天和紫府修为,想要在东延旭面前隐藏什么,又怎么可能?

            很快明白了因果缘由的东延旭,不禁看向柳夏和煦一笑道:“你觉得,此事该当如何处置呢?”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她既然毁了我的眼睛,我也没想要她的命,就要她一对眼珠子作为赔偿就是,”柳夏淡然道。杀了她,岂不是太便宜了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