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z3nfr"></big>
    <noframes id="z3nfr"><meter id="z3nfr"></meter>

      <thead id="z3nfr"></thead>

      <noframes id="z3nfr">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txt下载 | 错误举报

        空篮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保卫国师大人

        第502章 无法之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油光锃亮香喷喷,拿着还烫手,显然刚刚出锅不久。她剥了一个放进嘴里,糯沙沙地又香又甜。

            这家伙是怎么知道她好这一口的?

            唔不对,他本来就嗜甜。

            “好吃?”

            她点了点头。天寒时嚼几颗热乎乎的糖炒栗子,心都暖了。果然淀粉和糖分使人快乐啊。

            “我也要。”他挨着她坐下,伸手搂着她细腰,目光却盯着她手里刚剥好的栗子。

            “自己剥。”

            他幽幽道:“小没良心的,我刚救了你的命,连颗栗子都不给?”

            冯妙君咬了咬唇,明知道他在卖惨,却忍不住将栗子递了过去。

            香喷喷的栗子,骨肉亭匀的小手。

            云崕不肯伸手,低头噙走了栗子,顺便在她掌心亲了一口。

            他的唇很软也很暖,暖得她心里一颤,然而她随后就想起云崕方才看她的眼神。

            那里面,藏着太多未知。

            面对这个浑身是谜的男人,她该怎么办?冯妙君这时已没了彷徨,只是暗叹一口气。

            “从颖公城买回来的?”

            “嗯,昨日起就有店铺陆续开门做生意。”

            战争留下的创伤难以消弥不假,但人还是要活下去的。燕军接手后,颖公城的秩序逐渐恢复,毕竟对于普通人来说,只是头上换了一片天,生活还要照旧。

            “熙国的修行者呢,难道都投靠了燕国?”这是她这等身份之人才会关注的话题。燕国原就强大,要是再得到熙国的修行者,那就是如虎添翼。

            “燕王下令他们前来登记入籍,但是就我所知,应者寥寥。”云崕眯着眼,“人皆有故土情怀,愿意改投到灭国对头那里去的修行者从来不多。”

            这时候的修行者绑定各自家园故国,与上古时无拘无束的修士、仙人都不同。入世太深,自然也就有了等同于普通人的爱恨情仇。

            她轻咳一声:“恭喜你,拣漏了。”

            熙国修行者若不愿意投到燕王麾下,改投魏国的可能性自然大增。明眼人都看得出魏、燕之间或有一战,那许多心怀国恨的熙人自然愿意加盟魏国。

            这些人,今后就会是云崕的手下。说到这里,她又明白云崕为何会答应萧衍救走玉还真了。玉还真曾为国师,是熙国修行者之首。她投入哪个阵营,势必有带动效应。

            冯妙君将心神拉回来,换个话题:“对了,说回诅咒。”

            上回他有过猜想,但话只说了一半,她好奇死了。

            说到这里,冯妙君干脆将晋升国师时窥到的“天机”也一并告诉了他,只不过她略去自己来自异界不提,只说王婆事件后伤心难忍,在河中见到安夏王后倒影云云。

            云崕耐心听完,看向她的眼神却很奇异。

            冯妙君还有两分不自在:“怎么?”

            “你竟会被一个无知俚妇气哭?”云崕眼里分明写着不信,就好像看到母老虎突然变成了小猫咪。当年这案子还是他去断的,他是有多么托大才没在意她的种种异常?

            “咳,不要在意这点细节。”冯妙君轻咳一声,“重点是,水中倒影同时掌握你和莫提准的行踪,又暗算了我。依你之见,当世还有什么人物能办到?”

            云崕皱了皱眉。

            他的行踪向来飘忽,就算有人事先知道他的出行计划,也未必能精准捕捉到他的行动轨迹,只因他时常随心所欲而变。如果冯妙君所言是真,水中倒影的本事就堪称逆天了。

            她就见他目光闪动,似有所思,但最后摇了摇头。

            他知道有一人能为之,可是

            冯妙君不死心:“燕王呢?”

            “他修为不在我之下。”云崕表现得很客观,“但他掌握不了我的行踪。”

            也是呢,否则燕魏两国的国师之战早就提前打响了吧?

            冯妙君抚着下巴:“如果鳌鱼诅咒也在对方算计之中,那么这人必定有更大阴谋。”

            云崕笑了:“让你我共享灵力,算什么阴谋了?”

            呵呵,可不止是这样喔。冯妙君心虚陪笑:“我心里不安,似乎这诅咒留着必酿大患。”当下的印兹城各方势力纠结错杂,这节骨眼儿上她可不想再生事端,否则真该将诅咒的内容源源本本告诉云崕。为了自己的小命,他也该上心些吧?“必须尽快解去!”

            以她如今道行,说出心有所感这种话可不是空穴来风,连云崕也要重视三分。

            “印记在你丹田中,不在我这里。”他沉吟良久,才正色道,“我要仔细观察,方能给出论断。”

            的确是这样,那印记就好像大坝泄洪的开关,但被定在了她的气海之中。云崕根本无从观察起,又怎么能深入了解?

            “我原想让你将它画出来。”他一摊手,“不过”

            不过她的画工太差,所以此路不通。那么繁杂的图案,还要精确到毫厘不差。

            冯妙君也知这个道理,面色一红:“那要怎办是好?丹田气海,旁人灵力都无法进入。难道我现在开始学习丹青技法?”

            这是修行者力量的源泉与核心,当然禁绝一切外力进入。云崕的神念可以随着灵力探明她全身状况,只有两处地方去不得,一是头部的识海,另一处就是气海,也即是丹田。

            那印记的精微处,人言难以诠释,最好亲眼目睹。

            “还有一法,简洁明了。”他忽然停刀向她看来,眼里神色古怪,“当你我灵力融作一体,不分彼此时,我可以借机附一缕神念进去察看,但那时机也是稍纵即逝。”

            她不明白:“你我灵力本就同源同质。”

            “终有些微不同。”云崕轻咳一声,“你借用我的灵力时,能够轻易区分罢?”

            “那倒是。”他的就是他的,她不会认错。“可是你的灵力被我借来时,不也在丹田里么?”

            “那是通过印记由丹田流向经脉。”他不厌其烦指正,“我要附进神念,就必须反着来,指使灵力自外向内流入丹田,再原路返回。”顿了一顿,“简单来说,即是我的灵力不能经由印记进出,却又要通行于丹田之间。”否则他的神念就不能走一个来回。

            “不能通过印记呀?”冯妙君听出了难度,“那什么神通能办到?”

            云崕望着她,目光闪动。

            冯妙君心急,没去细究他眼神,又催促了一次。

            他才慢吞吞说了四个字:

            “合修之法。”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