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z3nfr"></big>
    <noframes id="z3nfr"><meter id="z3nfr"></meter>

      <thead id="z3nfr"></thead>

      <noframes id="z3nfr">

        打开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txt下载 | 错误举报

        空篮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小世界其乐无穷

        第500章 看见雪的南方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现在看来,说不定我们能再次跟世界树的魔法师建立合作关系呢!”

            听见天空回荡的爽朗笑声,南希略感期待地跟东承灵说道:“承灵,我们可以再靠近一点吗?例如前面那个礁石……”

            《漂泊旅人全直播》的制作组无疑是幸运的——他们赶上了极具爆炸性的直播内容,并且拥有直播车相关设备,tbs电视台也马上拍板撤下所有节目接通他们节目组进行直播。

            从今日之后,他们就是创下tbs电视台收视率记录的王牌制作人——哪怕这份记录仅仅是运气好,但也为他们打开了一扇机会之窗。

            而对世界各国而言,也是极为幸运的一件事:他们可以通过科技手段、超凡手段来记录这场世界树魔法师与祸乱之源的战斗过程。

            比起任奈瑟给出的‘蓝光bd版本’,各国超凡组织更重视这种‘无修放送版本’。

            并非怀疑任奈瑟故意拔高或降低超凡势力的战力,但没有国家会愿意吃任奈瑟咀嚼完的排泄物——只有亲自获得最新鲜的源情报,他们才能检查自己的情报是否出现偏差。

            而对于南希而言,就是可以让东承灵带着她到现场目击超凡大战——不仅有实时画面,上谷歌查一下甚至连具体经纬度都有,正对着视频学做新菜宽油竹鼠的东承灵自然没有一丝含糊,直接带着她跨越空间来到亲不知子不知海岸了。

            而因为东承灵实力原因,远距离传送的极限就是两人,因此只有南希和东承灵到来,南希的那些手下这些天也只能乖乖待在办公室做后勤了。

            东承灵看了看远处海面,摇了摇头:“不行,海面上风浪太大,你站上去很有可能被海浪打翻的。”

            南希指着的礁石确实很大,上面还有似乎可以容纳两三人的小平台,但东承灵知道这种经常被海浪打磨的岩石表面必然非常光滑,而且海面浪涛阵阵,她自己站上去都不敢说能站稳。

            魔法师们与巨大海怪的战斗现场的确离海岸线还有一段距离,但打得实在太激烈了,海岸这边都下起滴滴点点的咸腥阵雨,赫然是他们击打海面时震荡而起的水花溅撒到海岸。

            那可是至少几百米的距离啊!

            天上都如此,海上更不必提,东承灵南希在海崖上站了还不到一分钟,就看见十几次惊涛拍岸,眼尖的东承灵甚至还能看见有鱼被浪拍晕了,口吐白沫浮在海面上!

            太危险了!

            南希略感遗憾,但没多执着,低声喃喃:“魔法师对人类好像还挺友好,等下会不会来岸边跟他们交流呢……”

            《漂泊旅人全直播》就在她们旁边,不过她们躲在岩石后面,没跟他们照面——万一上直播就麻烦了,她们现在算是非法入境,说出去不好听。

            不过等下要是魔法师真来岸边,繁樱人觉得不好听就不好听,但南希一定得让魔法师知道玄国人说话有都多好听!

            跟南希不一样,东承灵对眼前仿如神灵灭世的战斗毫无兴趣,她侧过头脑袋,看向西南方向。

            200……210……215公里。

            直线距离大约是215公里。

            与在玄国相比,东承灵在这里能隐隐约约感应到身处繁樱的两个灵气坐标的位置,而且按照她自己总结出的感应方法,还能知道与坐标的直线距离。

            但也仅仅如此。

            既然他们还没主动激活灵气坐标,东承灵就不会越俎代庖,而且她身边一直有南希在监视。当然,只要她愿意,她完全可以躲开南希,将任索两人传送回来,或者将自己传送到任索两人面前。

            但这就等于撕破脸了,南希其实相当于万里长城的鱼饵,东承灵必须时刻待在这个鱼饵旁边,既不能上钩也不能脱钩,以证明自己的清白。不然,哪怕她是四转修士,哪怕对策系统不会拘捕她,但她在对策系统的地位也会一落千丈——最直接的影响,可能就是无法获得《玄君秘录》第三章了。

            不过,一直倚着别人提供的拐杖,走着别人开辟的道路爬山,固然是轻松舒服,但东承灵也没害怕过披荆斩棘。登山之路不止一条,哪怕没有《玄君秘录》,她也有信心更上一层楼。

            只要不是一人独自前行,只要每晚都能一起吃饭,只要我所有的欢喜都有人可以分享,就好。

            不论她们是胜利凯旋还是失败归来,东承灵都已经做好迎接她们的准备。

            在东承灵思考的时候,南希忽然尖叫一声,抱紧东承灵的手,声音打颤地说道:“浪……它冲了!”

            东承灵转过头,便看见本来正在与魔法师交锋的鱼人海怪像是陷入无能狂怒,一边胡乱挥舞手上的海矛,一边摆动尾巴炸起惊天巨浪,往岸边冲锋!

            魔法师们马上闪动身影,追上去撕下鱼人海怪一片片由海水海底泥组成的血肉,然而鱼人海怪完全不理会她们,速度飙升飞快,十几秒后就要撞到海岸边了!

            直播组普通人和南希的尖叫声已经被大海的爆破音彻底掩盖——鱼人海怪冲刺时拍起的浪花铺天盖地,仿佛有无数颗鱼雷在海面爆炸,仿佛有一艘舰队在冲撞过来!

            东承灵也被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就冷静下来,迅速锁定家里的坐标,不过却是没有马上传送。

            因为她看见,魔法师们已经对鱼人海怪造成致命一击了!

            几名魔法师的法术终于打算了鱼人体表的水甲,洞穿了鱼人的后脑,直接将它的脑袋炸成泡沫。

            然而鱼人海怪身体摇曳了一下,忽然高举手上的海矛,奋力往海岸扔了出去!

            海矛刹那间冒起灰蒙蒙的雾霭,看得东承灵心中警铃作响,全身炸起鸡皮疙瘩,一股凉意从她骨髓深处蔓延至灵魂——那是她绝对无法抗衡的致命杀招!

            然而下一秒,九个身影出现在她们面前,瞬息之间形成了九重防御:「熔岩之坚守」、「水镜之影」、「雷木之御」、「剑之白帝阵」……

            雾霭撞入到九重防御之中,一层层凭虚而生的坚硬熔岩墙、冰壁、雷鸣木门就像是被狂风吹动的沙雕一般,悄无声息地被溶解。

            不过魔法师的防御非常有效,侵蚀雾霭开始转移方向落入到下方岩壁。崎岖狰狞的岩壁在雾霭面前简直是风烛残年的朽木,一碰就散开,看得人毛骨悚然。

            魔法师们非常淡定地一层层添加防御,死死将侵蚀雾霭挡在外面。

            此时,白发男魔法师轻轻落到她们面前,笑道:“你们没事吧?”

            “没,没事。”南希倒吸一口凉气,压抑住自己兴奋的情绪,礼貌回答,“我是玄国外交部亚洲司九处南希,很高兴认识你!”

            白发魔法师笑着点点头,侧过头看向东承灵:“没受伤吧?”

            跟南希不一样,东承灵听到白发魔法师说话的第一反应,是疑惑——他为什么一过来就说普通话?

            她记得魔法师都是精通各国英语的古老学者,在秘境战斗时,所有男魔法师都是直接用对方国家母语与协助者交流。

            这里可是繁樱,她们两个长得也是东亚人脸孔,但他为什么能确定她们两个不是繁樱人而是玄国人。

            至于南希突然冒出一个外交部官员的身份,东承灵一点都不惊讶——南希总不可能对魔法师说‘我是世界树专案组的南希’,这跟对猪说‘我是专门宰猪的屠户’有什么区别?

            区别只有一个:猪听不懂,但魔法师听得懂啊!

            心里虽闪过疑惑,不过东承灵并没有询问,回道:“没有,感谢阁下及多位魔法师的保护。”

            “那就好,要是你们在这里出事,那我可就麻烦了。”白发魔法师哈哈一笑,转身离去:“那么,后会有期。”

            此时,其他八名女魔法师所制造的防御屏障已经将侵蚀雾霭彻底引入海面,一个个或站在羽毛上,或躺在狂风中,体态各异各显风情,正等待白发魔法师的回来。

            “魔——”

            不等南希的挽留,魔法师们随着一阵清风便在空中消失无踪,只有一缕白羽在空中打了个卷,乘着咸腥的湿风卷入海中。

            南希傻傻地看着这一幕,重重叹了口气:“又错过了。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跟仙宫的人、跟世界树的人说上话啊……”

            东承灵笑了笑,刚想安慰她几句,但这时候不远处响起一个略带遗憾的慨叹:

            “看来我是迟来一步了。”

            听见这个声音,东承灵顿时脸色一变,转头看去,便看见一个身穿白色风衣的金发男子从轿车里出来,脸带微笑,往她们这边走来。

            南希看见他也是微微一怔:“雷欧波特先生,你怎么在这里!?”

            “我其实更希望你叫我布莱特,朋友都是这样叫我,你喊我雷欧波特先生会让我很不自在。”布莱特耸了耸肩,说道:“我前两天就来繁樱了,来这边是想欣赏一下‘亲不知子不知’的绝景,不曾想恰好遇到祸乱之源的灾害……”

            南希说道:“幸好世界树的魔法师及时出现,消弭了这场灾难,不然那个体型的海怪要是冲到城市里,肯定会造成非常大的伤亡。”

            “是啊……幸好有世界树的魔法师,不然我也未必能对付那种级别的祸乱之源。”布莱特用手卷了卷耳边的金发,语气尊敬地说道:“要是没有他们,魔王可就又得逞了……”

            东承灵挑了挑眉:“魔王?”

            “是的,魔王。东承灵小姐,虽然魔王未必是你的朋友,但这些事终究是魔王作的恶。”布莱特看了一眼东承灵,说道:“说不定这附近就可能有魔王信徒……要是能找到魔王信徒,我们在繁樱抓到魔王的几率就更大了。”

            东承灵与布莱特在五天前就见过面。本来东承灵作为重要证人和战略人才,对策局是不可能让其他国家的人询问她,唯独守望者是例外——因为当天知道乔木依的逃跑与东承灵有关的人里,除了对策修士,还有随行的守望者。

            因此布莱特在对策修士的监督下,曾经与东承灵有过短暂交流,交流内容不外乎是说明魔王的可怕,希望东承灵能尽力帮忙云云……

            而东承灵与布莱特交流时,总感觉有什么不对:虽然布莱特说话得体,发音正常,但东承灵的脑海始终有一缕冰凉气息在提醒她,面前这个男人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信。

            东承灵对布莱特非常警惕,但这不妨碍她从布莱特获取情报:“魔王在繁樱?”

            “是的,我们确认魔王就在关东,”布莱特点了点头,语气略带伤感地说道:“同时,作为第一嫌疑人的乔木依,她的通缉令已经传遍繁樱,无人不晓——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希望她不是魔王,也不在繁樱。不然她肯定会很难受。”

            “难受?”东承灵有些疑惑。

            “便利店店员、酒店服务员、拉面店店员……甚至连擦肩而过的路人,都可能会为了利益而举报她,伤害她,侮辱她。”

            布莱特悲天悯人地说道:“她在繁樱,已经没有任何可以信任的人,甚至所有人都是她的敌人,没有地方可以住,没有店铺可以吃……要是她真的在繁樱,要么是为了生存而伤害别人,要么是餐风露宿地悲惨逃亡。

            不论哪种结果,都是我不愿意看见的。如果她能回来自证清白那就好了,我们也能去寻找真正的魔王。”

            东承灵听得眼睛眯起来,问道:“那你们发现魔王在哪?”

            布莱特笑了笑,看着东承灵和南希说道:“这可是机密内容……对了,你们两位是通过传送法术非法入境的吧?赶紧回去吧,我会向武魂殿保密的。”

            逐客令再明显不过,东承灵也不再询问,拉住南希的手,准备回家做饭。

            离开之前,她再次看了一眼西南方向的天空——那个方向的天空已经黑下来了。

            这时候,她听见身后的布莱特有意无意地叹息道:“她会怎么选呢?是为了生存而伤害别人,还是忍饥受寒,连住的地方都找不到,到处东躲西藏呢……这几天,繁樱好像也要开始下雪了吧?”

            听到这番话,东承灵脸色不变,嘴角甚至勾起一抹微笑,带着南希潇洒离开。

            她相信,任索和乔木依,绝不会沦落到走这两条路。

            ……

            “……所以,只剩下这间房了?”

            虽然在游戏里就知道这个剧情,但实际发生的时候,任索依然很蛋疼。

            他们两人到了飞弹市之后,第一步自然是寻找落脚点,然而飞弹市的旅店并不多,而且全都满员了,任索不得不联系高山市的旅店,最后兜兜转转,果然是找到了一间有空余客房的温泉旅店。

            他们又搭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车加巴士,到达奥飞弹温泉乡之一白川村,找到温泉旅馆到前台询问,却被告知就在刚才他们电话询问时,最后一间双人客房也已经有旅客入住了。

            不过,双人客房是没有了,但旅店服务员告诉他们还有一间情侣套间——比双人客房更豪华,更舒适,套间里还有私人温泉,还有旅店提供会送到房间里享用的豪华晚餐。

            ——喂喂喂,跟游戏里说好的不一样啊!

            游戏里明明是只有一间双人客房,现在怎么变成情侣套间了!?

            任索一脸蛋疼地看向乔木依,哎了一声:“这样啊……怎么办?这里的旅店还挺多的,我们再去周围转转……?”

            乔木依根本不跟他废话,直接掏出钱包给钱,非常霸气。

            然后她伸手摸任索口袋,摸出他的驾照——抢的,来自于三天前某位在雀庄失了忆的二十三岁青年。

            乔木依则是拿出一张居民登记卡——也是抢的,来自于来自于三天前某位在雀庄失了忆的二十二岁女青年。

            是的,那一天拍中年人丑照的三个青年里,其实有一个是女的……

            旅店前台看了一眼他们,对证件也没有异议,带着他们去全旅店最好的房间。

            等服务员离开,他们进入房间后,乔木依才解释道:“就这里吧,换来换去反而会增加暴露的可能。”

            任索脱下鞋子,直接踩上客厅里的榻榻米,嘟囔道:“但是这样一来……”

            “你放心啦,我都没介意,你介意什么。”乔木依没好气说了一句,走进去看了看房间,越看越满意,忽然她指着庭院惊喜地啊了一声:“下雪了!”

            “什么,下雪了!?”任索闻言也马上跟着乔木依冲到庭院里,果然看见细小的雪花轻盈地从夜空落下,情不自禁哇了一声。

            两个从没见过雪的南方人在院子里快乐地转了几圈后,乔木依率先发现自己看起来肯定很好笑,所以她按捺住心中的喜意,坐回屋里,安静地挨着桌子,看着任索因为细小雪花的飞舞而舞动——果然真的很好笑啊!

            任索转了几圈,也有点满足了——主要是雪好小啊,要是雪再大一点,有点积雪,他肯定要堆个雪人玩玩,满足自己孩提时代以来的愿望。

            “回来坐吧,我泡好茶了。”屋里的乔木依招呼他进去,任索进去一看,吐槽道:“你将用热水冲茶包称之为泡茶?”

            “有的喝就不错了。”吹着热茶的乔木依哼了一声,“住这里很不错吧?又能直接去玩雪,又能在温暖的房间里看雪,等下还能一边泡温泉一边看雪。”

            “嗯嗯嗯。”任索连连点头,再无异议。

            两人享受着室内的暖气,喝着热茶,看着庭院的风雪,心想等下还有丰盛的大餐,感觉一天旅行的疲惫都一扫而空,脸上泛起傻兮兮的幸福笑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 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